聚币网-最专业的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聚币网

一文使你了解元宇宙:别把元宇宙想得太复杂

“康得新资金投入了OSTENDO公司,将其全球第一的AR/VR芯片技术融合进康得新自己的3D全产业链技术中心……再加上全息影像,康得新必成为全国乃至全球AV/VR真的的领军企业”;

“在暴风影音拆分魔镜业务独立运营两个月后,暴风魔镜发布了《2021年3月VR中国指数报告》。数据显示,VR用户日均活跃用户数、单日最高日活跃用户值及日新增用户均值这三个数据均提高20%以上”;

“消息人士称,乐视VR正在进行筹资,鑫根资本旗下深圳鑫根基金有意成为本次筹资的领投方之一,超3亿元,筹资完成后,其估值超30亿元。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表示,很看好乐视VR的生态策略及长期进步潜力”。

回过头来再看2014-2021年间关于虚拟现实的新闻消息,会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当时几家主要参与进去的公司和资金投入方,几乎全部退出了历史舞台。

暴风退股价表现(2021年3月至2021年11月)

现在,这个沉寂了几年的行业以“元宇宙”的名义第三热闹起来。字节跳动击败腾讯在竞购PICO的过程中胜出,以90亿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家现在国内规模最大的虚拟现实企业。

张一鸣以满满硅谷范儿的方法进行回收,完成了对Facebook某种程度上的追赶,也成了字节跳动赶超腾讯野心的全新承载。

90亿元看上去不少,但其实当年Facebook付出的代价更高:2014年20亿USD回收Oculus,其中现金部分只有4亿USD,其余都是付的Facebook股票,这部分股票的价格已经涨了4倍,等于当年的回收总值已经逼近70亿USD。

两家企业的巨资投入,让元宇宙成了被押注规模最大的新赛道之一。

如此重量级的投入将会让产业发生什么样的变革、获得什么样的回报,都值得资金投入者和创业人士的关注。但元宇宙三个字太过于科幻,它急需一个容易明了的概念,让更多人能理解其真实内涵。

社交互联网2.0年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人都以真实的身份进入到网络。

愈加热闹的元宇宙,由于一个炫酷的名字而让大多数人迷惑不解。

与,为何是Facebook和字节跳动举起了元宇宙的大旗?游戏企业的存在感在哪儿?

这部分问题的答案涉及到“元宇宙”的本质:新一代的社交互联网体系。

社交互联网原本是存在于社会上的“实体”,由每一个人之间的亲属、朋友和同事等关系组成,网络让这种关系具象化。

但大家过去不了解社交互联网有哪些用途,再加上此前网络的渗透率有限,致使早期的社交互联网以陌生人社交、娱乐式社交为主。真实的社会关系还没沉淀到网络社交互联网上。

大家可以把这个阶段称之为社交互联网1.0年代。1996年11月,以色列公司Mirabilis推出了ICQ准时通讯软件。两年多之后,腾讯公司在1999年2月推出了腾讯OICQ(意为 Open ICQ),供国内用户用。

QQ是社交互联网1.0的代表

这个时期社交互联网的陌生人社交和娱乐属性明显,典型的体现就是ICQ等早期的社交软件没用户资料的储存功能,等于用户每次用就可以换个身份,这在现在看来是没办法想象的。

而腾讯OICQ早期最吸引用户的商品特征,就是用户可以自由存储我们的个性资料,这等于公司要增加不少数据储存的本钱,一度把腾讯公司拖下泥潭。

1999年7月,微软公司推出MSN Messenger即时通讯软件,支持文字聊天、语音聊天甚至是视频会议等功能,已有了现在主流社交互联网的几乎所有功能。

这是社交互联网1.0年代很重要的一次进步,但这个商品却从开始就展示出了明确的办公To B属性,直接将我们的功能限制在了商业和办公环节,从未改变过。

此后几年OICQ改名QQ并开始了迅速进步。到2003年,一个新的社交互联网MySpace出现了。

myspace还不可以称之为社交互联网2.0

和即时通讯软件不一样的是,它有丰富的内容展示平台,给每一个人以愈加丰富的内容展示空间,用户可以在主页上推荐照片和动态,已经初步开始从陌生人社交转向真实社交互联网的线上化。

这是社交互联网1.0年代的进化和尾声——它有1.0年代早期“无人知晓你是一条狗”不真实身份的传承,却也由于有了上传照片、动态的功能,而拥有了用户在线上展示自己真实身份的基础。

2005年,热门耀眼的MySpace被默多克的新闻集团以5.8亿USD回收,从此走向一蹶不振。这一年,来自清华大学的王兴和王慧文等人创办了校内网,他们所模仿的对象,正是在此前一年由扎克伯格和他同学们创办的Facebook。

Facebook、校内网的出现,标志着社交互联网正式从1.0年代跨进了2.0年代,这个新年代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人都以真实的身份进入到网络。

大家的社会关系正式线上化,在网上交流交流的主要对象从不知名的网友,开始渐渐变成了同学、同事、家人、朋友。大家在互联网上的身份,开始由虚拟变成真实。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社交互联网从1.0向2.0转变的过程中,腾讯好像慢了半拍甚至更多。但开始于QQ的、覆盖全国最宽广的社交互联网体系,最后演化成了微信这个社交2.0年代的集大成者。

虽然VR硬件公司、游戏公司都在竞逐元宇宙,但终究没办法逃离来自社交互联网企业的深重影响。

今日头条年代的张一鸣非常难有挑战腾讯的底气,直到抖音短视频和TikTok的成功,把今日头条变成了字节跳动。

现在的字节跳动已经将自己明确为一个“短视频社交软件”,社交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核心主语”,其策略方向与腾讯产生了直接冲突。

此次回收PICO,也是字节跳动对腾讯的一次虎口夺食。态度这样坚决的背后,对社交互联网3.0年代的争夺溢于言表。

社交互联网沉淀着大家平时的生活、与他人的交流交流,是网络世界非常重要的流量源泉。字节跳动对此有明确的认识:2021年做过“多闪”社交通讯软件,但最后败在了微信强大的角逐优势面前。

事实已经证明了,在社交互联网2.0年代没企业可以战胜腾讯。只有在行业的模式大变革、技术大变革的过程中,才大概出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校内网上线标志着社交互联网2.0的出现

元宇宙——就是社交网路从2.0向3.0的跨越,成了张一鸣眼中的绝佳机会。

根据目前已经形成的关于元宇宙的共识,这个社交互联网体系相比此前平面化的1.0、2.0年代,呈现出立体化、沉浸式的特征,每一个人都有我们的实体形象,有比现实社会愈加丰富的娱乐、休闲、办公、游戏场景,基本上就是一个基于现实的大型3D在线世界。

3D模拟没办法凭空出现,VR设施是从现实世界跨入这个虚拟世界的大门。

竞逐元宇宙世界的,此前主要有三类企业:社交互联网、VR硬件和游戏公司。

2021年左右一轮猛烈的进步后,VR硬件企业们遭遇了紧急困难。除去两家被巨额回收的公司可以被称之为幸运以外,如暴风魔镜和乐视等很多探索者都以惨烈失败告终。

只靠硬件甚至支撑不起VR市场,硬件更不是元宇宙(社交互联网3.0)的核心竞争优势。这和手机与社交互联网2.0之间的关系很类似:小米过去试图用硬件撬动互联网+年代的社交互联网,但最后米聊用户还是奔向了微信的怀抱。

游戏公司是元宇宙要紧的参与者。网游本身就像是一个不健全的社交互联网——游戏中有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地的玩家,为了完成一些一同的任务走到一块,相互配合、相互认识。

一个3D的大型在线世界,也需要游戏企业的工程师们去建设,现在现有些元宇宙类游戏中,规模最大的就是新晋上市、市值接近500亿USDRoblox,这个游戏对于玩家来讲有特别高的自由度,大家可以在游戏中消费、娱乐、工作,甚至是在游戏中玩游戏,资产与日常互通。

Roblox游戏截图,社交互联网3.0早期状况

网游的社交属性和技术能力已经获得了社交互联网企业的认同。腾讯赶在了Roblox上市之前就对其进行资金投入,并独家加盟其在中国区的商品发行。字节跳动则回收了被称之为“中国Roblox”的代码乾坤公司。

可以看到,虽然VR硬件公司、游戏公司都在竞逐元宇宙,但终究没办法逃离来自社交互联网企业的深重影响。无论是被资金投入还是被回收,终究都会成为社交互联网公司布局元宇宙的一部分。

社交互联网3.0的广度之广、深度之深,或许已经超越了每一个一般人的想象。 

知名的“激进派”资金投入人蔡文胜之前发了个朋友圈,大意是“假如资金投入者对元宇宙、区块链、NFT有了更深的认知,就非常难对其他资金投入方向更有兴趣。”

蔡常常表达的看法就是,大部分人不懂的行业肯定存在最好的资金投入机会,但这次关于元宇宙的判断,仍然可以说比激进更激进。

大部分人确实还没办法了解关于元宇宙的所有,包括区块链、NFT等等。

但更容易被理解的是,一个全新的社交互联网,不可能只由人与人组成,在这张互联网中势必会有大量的组成元素——包括游戏、影视视频音乐内容、办公与会议体系、虚拟消费品、甚至是虚拟房产、虚拟经济体系。

用常规的金融和货币思维没办法理解区块链,但假如把它放置在元宇宙里?它就变成了与宇宙里的货币。NFT呢?在元宇宙中,可以解决常识产权归属与保护的难点。

合适套的影视视频音乐?这部分都不是问题,去年4月,已经有歌手Travis Scott举办虚拟演唱会,观众达到1230万。

饶舌歌手 Travis Scott的虚拟演唱会成了元宇宙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虚拟别墅出现了。8月份,艺术家黄河山发行的310套数字房地产NFT 两天内售罄,总计价格36万余元。这部分“别墅”在被卖出之后,就真的地专用于它的用户,而不再是任何别的人;

虚拟房产愈加火热。元宇宙中的虚拟土地已经开始被很多购买和炒作。

依据虚拟地产、元宇宙地产资金投入者“冷滩石”的统计,以下是几次具备代表性的元宇宙虚拟地产买卖:

2021年6月,Axie Infinity中9块虚拟土地以888.25以太币,约合150万USD高价供应;

2021年6月9日,Boson宣布以时价约704000USD的市价在Decentraland中的维加斯城区购买虚拟地产,并计划打造一个虚拟购物中心;

2021年6月18日,数字房产开发商Republic Realm以129.5万枚MANA,约91.3万USD的价格USD,购买了259块数字地皮,即66,304 虚拟平米。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这部分林林总总的元宇宙组成元素还处于早期阶段,有的泡沫意味。

但当大家假设将来社交2.0上的所有用户都将向社交3.0迁徙的话,当数十亿人都去采购这部分虚拟空间的构成元素,那它们的价值将会是如何变化?无人能说得了解。

NFT、虚拟房产好像有的太过于科幻。基于VR虚拟现实的一系列游戏、内容、应用相对更容易被理解,却同样匮乏。这是一个远远没被健全的生态体系。

社交互联网3.0的广度之广、深度之深,或许已经超越了每一个一般人的想象。 现在BTC、NFT、虚拟地产等一系列“满是泡沫”的“神奇玩意”频频亮相,然而迄今为止对元宇宙有定义的人,可能仍不到全世界总人口的5%。

Roblox企业的CEO Dave Baszucki觉得,想要构建一个元宇宙,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一个虚拟身份;现实感的真人社交;可以从任何地址登录;极低的延迟;很多且多样化的内容;完整的经济系统;具备安全性和稳定性。

伴随时间的推移,硬件和技术条件势必会走向成熟,但相比之下更难而且需要明确的,是有关于元宇宙的规则拟定。

在美国,扎克伯格正在努力成为元宇宙的主人和规则的拟定者。但在中国,哪个会成为这个角色?

查询更多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