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币网-最专业的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聚币网

头像类NFT崩盘在即?罪魁祸首竟是Loot!

江卓尔的剖析被人醍醐灌顶。

假如一个东西可以花几秒钟就随意复制,那还有什么“冤大头”想花费高昂的成本购买呢?虽然表面上看来,现在有不少“高档”资金投入者已经进行了布局。而且在他们心中,头像类NFT是高档奢侈品,钱太多了装个逼也是好的。

头像类NFT就是汽车界的法拉利、化妆品界的雅诗兰黛,非常明显已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大家都了解,在高档人士的圈子里,高价购买一个名牌包不足为奇,可如果买了个A货被发现那可就像皇帝的新装一样了。当头像类NFT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之后,尴尬的又是哪个呢?

但,对于大部分的一般人而言,状况可能就完全不同了。可能,5秒钟的复制便是变逼格最有力的武器。他们不在乎什么身份地位,只须好玩就好了,甚至有大多数人直言自己就是Copy过来的。

而Loot的出现,好像让市场上充满了法拉利和雅诗兰黛,无疑将固有些体系/玩法冲击得体无完肤。

前不久,猎云财经就资金投入NFT事宜咨询业内资深人士老李,他表示,行业水太深,都是左手倒右手炒价格,真的买的都是后面的资本来进行炒作。

在浏览某些NFT交易网站时,猎云财经也发现,高额买卖并可能不是真实的,左手倒右手的业务的确玩得非常明显。

譬如,下面这张来自某NFT平台的截图,你品你细品。

或许有人会说,价格高如何了,同一个用户反复出价又如何了?假如这部分都可以视若无睹,那我也真无话可说。

大家知晓,太高的价格自然将小资本拒之门外,为了将小散拉入这场“盛世狂欢”之中,碎片化是大家提出的理想解决方法。但直至今,碎片化好像都不温不火。

公开资料显示,8月28日,勇士队当家球星库里花18万USD购买了无聊猴BAYC的NFT作品,并将个人的社交媒体头像更换成了这只猴子。而人称推广鬼才的孙宇晨则花了1千万买了一个NFT微信头像图片。

他们的参与为头像类NFT的火热再添一把火,而小散们却参与度不高。可以说,名大家在挥金如土的路上不遗余力,迷弟迷妹在追星的路上望尘莫及。

正如老李所说,NFT市场买卖额增长明显,但大都还是大资本在玩,而且火得也就排行榜靠前的几个。而CryptoPunks、无聊猴BAYC又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但江卓尔却一针见血地指出,NFT是非同质化代币,崩盘一旦发生,NFT的流动性会瞬间清零,从价值上百以太币到一文不值,只在一念之间。当头像类NFT崩盘的那一天,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江卓尔表示,太阳底下没新鲜事,搜一下2021年的加密猫(CryptoKitties),就是前车之鉴。

加密猫是电子猫的培养与繁殖游戏,玩家需要以ETH购买电子猫,彼时,加密猫价格一度达到75万一只。2021到2021年加密猫占据NFT买卖量绝大部分,但日渐走向沉寂。

9月3日,据DappRadar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0天,加密猫有很明显的热度回归迹象。无论是用户、买卖、成交量均有增长,特别是用户数增长71.6%。

将来加密猫将会走出什么样的曲线,可能只有上帝才能给出完美的答案。或许它忽然间又火起来了,或许它永远走向了沉寂。

在币圈,一些奇特的事件大伙已经习以为常。有的人甚至相信,钱真的是大风刮来的!近来,NFT通证突然疯涨给资金投入者再添惊喜,从朋友圈到微博,广大币民热情高涨地讨论着NFT。有人直呼:“这涨幅真真是好了!”

而就在8月31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还表示,资金投入数字货币“可能是一场等待发生的灾难”。他还说:“我不是数字货币的忠实粉”。

币圈的故事太多,或可称传奇,或可称不靠谱!习惯就好!

作者 | 梦月

喜鹊报喜喳喳叫,Loot起飞持有者笑。

日前,一个叫Loot的NFT项目突然火了。在推出一周左右的时间内,铺天盖地的消息便迎面而来。就连不太关注圈内资金投入的朋友,都感觉到了Loot之火燃烧起来散发出的光与热。

Loot如何就火了?吃瓜群众不知所以。但好似所有突然走红的东西一样,撕裂般的巨大争议随之而来。

支持者说:“太牛逼了!Loot to the MOON!”

反对者则说:“太SB了!黑底白字的八行txt文本也能NFT?”

但不管如何说,Loot就是那样地火了起来。据DappRadar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3日,NFT项目Loot(for Adventurers)买卖总额已达到1.1亿USD,超越Parallel Alpha,成为买卖总额第十大的NFT珍藏品项目。

此前,CryptoPunks几个像素头像拍卖1个亿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而Loot的崛起却将这个“前浪”狠狠地拍打在了沙滩之上。Loot 24小时买卖额排行榜跃居第一,而CryptoPunks已跌出前三。

9月3日,江卓尔发文预测称,头像类NFT将在20天内崩盘。他说:“头像类NFT崩盘是毫无悬念的事情,困难程度只不过预测何时崩盘。”

对于为何说崩盘毫无悬念,他指出,崩盘微观上由供和需决定。NFT的需(入场资金)是有限的,而供(头像艺术作品)是无限的。任何画手都可以轻松地画出(甚至是用程序生成出)很多头像,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一个JPG头像价值100以太币~1000以太币(250万~2500万人民币)是很荒谬的事情,是典型的博傻。

他进一步指出,Loot(文字NFT)的出现,将供给量直接拉到了无穷大,是头像类NFT崩盘的标志性事件。而头像类NFT的需(入场资金)因为缺少散户,枯竭速度会远快于通常资金盘。

出品 | 猎云财经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