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币网-最专业的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聚币网

NFT藏品销售 怎么样做到合规?

推广托管和存储风险

鉴于NFT数字藏品与其所代表的数字作品通常分开存储(由于原文件一般较大,在区块链上存储非常贵),前者储存于ETH上,通过链接连接到后者。但假如数字作品被从服务器中删除或者存储它们的服务器被黑客攻击或者出现问题,那样两者之间的链接则会被切断,导致购买者持有些NFT不再与该等数字作品有关联和对应。加上NFT的唯一性、不可替代性,NFT的珍藏价值可能就此化为乌有了。如某付款码皮肤购买者依据服务协议其只获得了赏析权和展示权,主要用于社交场景,更多地具备符号和象征属性,假如这种对应性不复存在, 那样购买者怎么样享受其符号价值呢?在这样的情况下,NFT销售合同可能被认定为合同目的没办法达成。因此,假如NFT销售方同时提供数字作品的推广托管或存储服务,则可能对数字作品版权方与NFT购买者构成违约。

广告宣发方面

《广告法》有关规定,特别应注意不能发布不真实广告,不能欺骗、误导消费者(第四条),“对产品的性能、功能、产地、作用与功效、水平、成分、价格、生产者、有效期限、许诺等或者对服务的内容、提供者、形式、水平、价格、许诺等有表示的,应当准确、了解、了解。” (第八条)不能用“最好”“最高级”这种极限用语(第九条)等。

国内《刑法》规制侵害著作权类行为的罪名主如果侵犯著作权罪(第217条),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第218条)。依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官方网站报道,2021年,检察机关起诉侵犯常识产权犯罪1.2万人,同比上升10.4%;共批捕侵犯常识产权犯罪3918件7155人,起诉5847件12163人,其中起诉的侵犯著作权案件占总数的5.3%(约310人)。立法层面,今年3月1日推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侵害著作权类犯罪加重了处罚力度,两罪不只均取消了拘役,而且升高了最高刑期,侵犯著作权罪由7年升至10年,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由3年升至5年。

依据《刑法》第217条的规定,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传播其文字作品、音乐、美术、视听作品、计算机软件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作品的”;或者“未经录音录像制作者许可,复制发行、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传播其制作的录音录像的”;或者“制作、供应假冒他人署名的美术作品的”,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紧急情节的,均可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根据《刑法》第218条,以营利为目的,销售明知是《刑法》第217条规定的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紧急情节的,构成销售侵权复制品罪。

数字作品NFT销售方,虽然其销售对象是NFT,用户获得的权利通常也仅限于展示NFT及其相应数字藏品,不可以售卖和用于其他商业作用与功效,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其展示和销售NFT对应的数字作品过程中,本身即可能是对该等作品或其复制品之展示和传播,使不特定对象通过其平台可以观看、播放该等作品或其复制品。如一幅画(可能是摄影作品或美术作品)的NFT宣传和销售页面,就是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传播了该幅画作。因此,若数字作品NFT销售者,不是其所对应的作品的原始著作权人,也未经过著作权人许可或授权,通过网络平台销售该等作品的NFT的;或者以营利为目的(不需要实质获得),销售明知是前述未经授权之作品的复制品的,则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或销售侵权复制品罪。

最近,国内NFT市场越发活跃,多家知名企业纷纷下场,销售摄影作品、互联网综艺节目的音频(视听作品)和歌曲的NFT:知名企业A通过旗下电商平台,销售多个画作的NFT,并限量发售了多款NFT数字摄影作品的皮肤,该等皮肤可作为支付场景的背景进行展示;B限量发售了某知名人文谈话节目的音频NFT;知名音乐平台C预告其马上限量发售某歌曲纪念版的NFT数字藏品,且已开启预约通道。

飒姐团队此前已在多篇文章中剖析过NFT的多个不同应用场景下有关主体的法律风险,今天针对国内现有些几种尝试,来聊聊NFT数字作品销售平台的法律风险(NFT铸造对象如美术作品、摄影作品、音乐作品、视听作品等)。

艺术品经营方面

《艺术品营运管理方法》(文化部令第56号,2021.3.15生效)第二条规定,“本方法所称艺术品,是指绘画作品、书法篆刻作品、雕塑雕刻作品、艺术摄影作品、装置艺术作品、工艺美术作品等及上述作品的有限复制品。本方法所称艺术品不包括文物。”即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及有限复制品均是“艺术品”。本文开头提及的三种数字作品NFT在互联网平台上销售,是艺术品经营活动。依据该方法第五条之规定,从事艺术品经营活动的平台,在获得营业执照之日起15日内,应到其住所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化行政部门进行备案。

另外,因该等数字作品NFT是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发行、销售,依据《电商法》规定,发行销售方应获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做好ICP备案(第七条)。

著作权侵权风险

《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范围内具备独创性并能以肯定形式表现的智商成就,包括:文字作品;讲述作品;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美术、建筑作品;摄影作品;视听作品;工程设计图、商品设计图、地图、示意图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计算机软件;符合作品特点的其他智商成就。”据此,某付款码皮肤NFT、某歌曲纪念版黑胶NFT和某网络谈话节目音频NFT中对应的皮肤、歌曲和谈话节目音频都是作品,作品种类为美术作品/摄影作品、音乐、视听作品,其著作权人享有其著作权人应当相应的署名权、发行权、展览权、复制权和信息互联网传播权等。

若数字作品NFT销售方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网络平台复制、发行、传播对应的作品的,则可能侵犯著作权人的相应著作权,依据《著作权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应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区块链信息服务方面

依据《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概念,区块链信息服务,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或者系统,通过网络站、应用程序等形式,向社会公众提供信息服务”;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是指“向社会公众提供区块链信息服务的主体或者节点,与为区块链信息服务的主体提供技术支持的机构或者组织”。据此,借助区块链技术,发行、销售数字艺术品NFT的平台显然是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第二条)

依据《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区块链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在提供服务之日起十个工作日内履行备案手续,通过国家网信办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管理软件进行备案(第十一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若数字藏品的NFT发行、销售服务是新业务、此前没备案的,应根据有关规定报国家和省级网信办进行安全评估(《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九条)。那样怎么样评估呢?方法也较明确,即可委托有有关资质的评测机构或自行拓展,并通过“全国网络安全管理服务平台”(www.beian.gov.cn)提交安全自评估报告。(《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关于<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涉安全评估条约说明的通知》)

同时对于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信息内容,应拥有对其发布、记录、存储、传播的即时和应对处置能力,技术策略应当符合国家有关标准规范。(第六条)

除此之外,需要提醒诸位老友的是《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十八条规定,NFT的发行、销售平台应当设置便捷的投诉举报入口,准时处置公众投诉举报。

违反前述有关备案、安全评估、内容合法、设置投诉通道的规定,则由国家和省级网信办警告,责令中止业务并限时整改,拒不改正或情节紧急的,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则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二十一条)

互联网出版、网络视听作品服务方面

《互联网出版服务管理规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令第5号)第二条明确,互联网出版服务是指“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提供互联网出版物”,互联网出版物是指“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提供的,具备编辑、制作、加工等出版特点的数字化作品,范围主要包括:(一)文学、艺术、科学等范围内具备常识性、思想性的文字、图片、地图、游戏、动漫、音视频读物等原创数字化作品;(二)与已出版的图书、报纸、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等内容相一致的数字化作品;……”显然,本文开头提到的A公司销售画作、摄影作品的NFT作为付款码皮肤这一场景中,这部分画作、摄影作品是原创数字化作品或与已出版的电子出版物内容相一致的数字化作品(假设上链前的作品具备原创性,侵害他人著作权),其在销售NFT的同时,向浏览该界面的不特定互联网用户展示了该等图片,用户可以在肯定的时间和地址浏览该图片,因此该行为是“通过信息互联网向公众提供互联网出版物”,即可以评价为互联网出版服务。

那样,依据《互联网出版服务管理规定》之规定,销售NFT的经营者须经过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批注,依法获得《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第七条)未经批准,擅自从事互联网出版服务的,由相应主管部门取缔,并责令关闭平台、删除全部互联网出版物,没收违法所得和有关设施、工具,最高可处以违法所得10倍罚款(第五十一条)。据统计,截至现在,因违反这一规定,即未获得《互联网出版服务许可证》而从事互联网出版服务的行政处罚案例共97件(出处:威科先行数据库)。

对于NFT所指向的特定视听作品,同时可能是网络视听节目。《网络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网络视听节目服务是指“制作、编辑、集成并通过网络向公众提供视音频节目,与为他人提供上载传播视听节目服务的活动”。依据《网络视听节目服务业务分类目录(试行)》,“聚合网上视听节目的服务”“转发网民上传视听节目的服务”均是网络视听节目服务。(“3、第三类网络视听节目服务(一)聚合网上视听节目的服务指将网络上的视听节目信息编辑、排列到同一网站上,并向公众提供节目的查找、收看服务的业务活动。(二)转发网民上传视听节目的服务指为网民提供专门的节目或信息上传通道,供网民将自己或他人的节目源通过网站的信息播发系统或收视界面传递给公众,供公众点播的服务。包括:(1)节目上传服务,指网民将节目上传到网站的服务器中,供公众收看、收听(含下载)的服务;(2)信息上传分发服务,指网民将节目名字、链接地址等信息上传到网站的服务器中,供公众浏览、选择再链接到其他播放器收看、收听(含下载)节目的服务。”)

如本文开头提到的B公司销售的某互联网综艺节目的音频NFT,并向购买者提供该音频,购买者可以通过网络播放该音频,该音频即是网络视听节目,销售该音频NFT即构成提供网络视听节目服务。依据《网络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NFT销售方应当获得广播电影电视主管部门颁发的《信息互联网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或履行备案手续。未获得该许可证或备案的,不能从事网络视听节目服务。(第七条)

不正当角逐风险

现在国内NFT数字藏品经营者多为知名大公司,合规意识较强。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将来可能有很多中小微型企业入场。不少企业经营者对不正当角逐存在误解,误觉得只有损害角逐者至少是潜在角逐者才可能构成不正当角逐。其实不然。依据《反不正当角逐法》,“不正当角逐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角逐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第二条)也就是说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也会违反该法。《反不正当角逐法》第八条规定,“经营者不能对其产品的性能、功能、水平、销售情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不真实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NFT数字艺术品对于绝大部分消费者而言是陌生的,包括意图炒作者在内可能都不知购买NFT后将享有什么权利。因此,假如数字艺术品NFT销售者如对NFT的性质、买方享有些权利等作不真实陈述或误导性表述的,可能违反《反不正当角逐法》。

查询更多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