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币网-最专业的虚拟数字货币交易平台

聚币网

新支付大一统:支付宝微信破壁互扫,央行数字虚拟货币跑步入场

编者按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支付的世界亦是这样。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家银行卡的壁垒之战,到新世纪之初银联的互联互通;之后是微信二维码第三方支付的崛起,支付宝、微信支付二主相争;现在微信二维码的互联互通再度预示着大一统的到来;而与此同时,数字虚拟货币亦疾驰而来,试图通过货币形态的改革,将货币与支付合二为一,在根本上形成一统。

这是个一箭三雕之策,监管强化、消费者便利、市场重构。

编者依稀记得十余年前,金卡工程互联互通之艰。大小银行利益纷争,纠葛难解,最后在央行科技司推进下,银联行会员制,将各家银行纳入其中,以塑造民族支付品牌之大义,唤醒市场所纵连横。

现在,自发于网络市场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同于银行,多为民营资本实控。连横之举势必面临更复杂的利益协调。然而这背后受益的将是无数消费者。

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要看到,数字虚拟货币洪流已至,分裂的微信二维码支付,纵有数亿受众捧月相待,但相对于来自央行部门的货币形态改革,与互联互通的惠民之实,如不拆除壁垒,将成为妨碍年代脚步的藩篱。

将来已来,原有技术基础上的利弊权衡是需要进行的考量,而自我颠覆已然在路上。

微信二维码支付尚未一统江湖,另一场来自数字虚拟货币的竞逐已然敲锣。支付将来,统合之下,势必是一场数字对决。

微信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尚在路上,另一场来自数字虚拟货币的竞逐已然敲锣。在支付为民的宏大理念之下,“支付大一统”年代正在走来

“用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

不久的以后,消费者用条码支付结账时当下常被问起的这个问题有望省去,大家也不需要为用哪一个微信二维码APP而感到纠结。由于,微信与支付宝之间的互扫已指日可待。

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金融科技三年进步规划,明确提出推进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同年十月,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六届世界网络大会金融科技分平台上提到“将进一步加快拟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标准,统一监管规则,推进达成不同App和条码的互认互扫”

这意味着,超越30万亿市场规模,涉及十亿以上用户、几千万家商户的微信二维码支付市场,经过四年合规化进步后进入急剧融合阶段,支付巨头各自为王的割裂局面也将因此终结。

编辑|袁满

打破壁垒:微信二维码互联

在央行统一标准基础上,两大清算组织银联、网联各自持有一套策略拓展条码支付互联互通。2020年新年之前,网联牵头的人民银行标准条码互联互通已在宁波、杭州、成都三地试点城市成功完成“收款扫描二维码”(即B扫C)现场验证;银联也在加速推进与商业银行、支付巨头的条码互联互通。

另据《财经》记者从接近央行人士处知道,更为市场关注的支付宝与微信支付互联互通的技术验证试点已经在福建、成都和宁波三地进行。

文|《财经》记者 张威

政策落地有声,统合已在路上。

进入2020年二季度,网联完成标准条码互联互通 “付款扫描二维码”多机构的生产交叉验证;财付通与银联正在拓展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工行与银联、支付宝合作,达成微信二维码互认互扫……

据《财经》记者知道,由中国人民银行科技司牵头,支付清算协会配合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有关技术指标和业务规范拟定工作正在健全推进,此前,监管部门已向有关业务机构发送草案以便捷技术验证试点。

接近央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好似21世纪初银联成立、银行卡联网带动了银行卡产业整体进步,条码支付统一标准对支付市场,甚至对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大巨头的正向效应都较为显现。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维持平稳进步,买卖规模约为59.8万亿元,同比增速为13.4%,支付宝、财付通二者份额达到94%。当季,线下扫描二维码支付买卖规模约为9.6万亿元,环比增速约11.6%。

商业机构给出预判,微信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不只便捷商户、用户,还一定量提升了支付安全度,但,这种融合并不利于支付机构垄断地位的稳定,进而将诞生新的商业角逐模式。

科技革新洪流推进之下,支付巨头的挑战远没有结束。2020年,微信二维码互联互通刚刚起步,后疫情年代数字虚拟货币(DCEP)“呼之欲出”发改委近日表示,受疫情影响,DCEP或成为新版定向刺激的选项,推出进度将在疫情后加速。

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是中国人民银行研发的电子货币,是DIGICCY(数字虚拟货币)的一种。DCEP的完整字面意思就是数字虚拟货币电子支付。数字虚拟货币的货币形态本身包含了支付功能和途径链接,将通过货币形态的革新来推进支付形式的迭代,这同时意味着直接的技术指标统一。

依据官方披露显示,DCEP完全是针对M0的替代,依据M0属性来看,DCEP主如果针对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此次,华西证券指出,从公众侧来看,支付范围遭到DCEP直接冲击。

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向《财经》记者表示,“将要发行的央行数字虚拟货币与已经普及的微信二维码支付应该会并行不悖、平行进步,在进步过程中哪个可以做得更好,愈加便捷,愈加靠谱,本钱更低,哪个就会拥有更大的市场。”

2020年4月23日,人民银行2020年支付结算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指出,2020年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工作要践行“支付为民”理念,大力加大支付体系管理,充分发挥支付体系在推进经济高水平进步中的基础支撑用途。

可以预见,从微信二维码支付互联互通到法定数字虚拟货币呼之欲出,在支付为民的宏大理念之下,涵盖监管、清算、银行与支付机构的“支付大一统”将无可防止,行业格局亦将因此而变。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